江苏快3今天走势图3
中國西藏網 > 雜志

一個人和一座城

平措扎西 發布時間:2019-10-09 15:39:00來源: 《中國西藏雜志》

  在喧鬧的城市,在幽靜的山間密林,藏傳佛教寺院總有許多共通共同的地方,但江孜的白居寺是個例外。

  白居寺的建筑頂上,沒有眾生向佛的銅制雙鹿法輪標志,也沒有其他寺院常見的靈塔。它又是薩迦、布敦和格魯三教派和睦共處一寺的典范。對如此獨特的寺院,要解開的謎思太多,不知從何入手。

  第一個最關心的問題,有人建議我問白居寺的僧人降央旦增,說他學問高深,已經出版過一本白居寺簡史。關于白居寺的歷史,他堪稱權威。降央旦增四十歲開外,眉宇間透著年輕人的精氣神,可他的學問超出了這個年齡段的人。面對一個個瑣碎問題,他侃侃而談。

  

  歷史上,廣袤的年楚河流域總稱為娘域金色長峽,分為上中下三部。現在的江孜縣一帶為上部,古代時,這一帶是智和瓊姓氏的領域。

  奔騰的年河流域縱橫阡陌,歷來是興修寺宇、發達教業的地域。在前宏期建業的基礎上,各教派在年河一帶的寺廟拔地而起。這些寺宇后來經歷了千年的風雨,大部分現在只剩下名稱零星散見于史書中。

  大約在元朝初年,康區德格地方的丹瑪溫波領著兒子桑布堅贊離開故土前往當時的政治中心薩迦。桑布堅贊生性聰慧,后代風光漸增,行走于薩迦政權與后來當政的帕竹政權之間,在江孜發跡。到桑布堅贊的兒子帕巴白時,修建了一座城堡,取名為江卡孜。到桑布堅贊的孫子貢嘎帕時,城堡得到擴建。布東(又稱博東)大師看到威嚴壯觀的城堡,詩興大發,揮筆題下了詩句:

  江嘎爾宮殿美不勝收,疑似天上宮闕下凡間。

  無數寺俗豪宅交相映,屋體裝飾更使宅變美。

  聚寶狹地人見人愿駐,農牧齊茂經濟活躍地。

  無數圣賢似鴨聚天湖,人稱此地江嘎孜木城。

  這首詩稱贊新建的城堡像天上神仙的天宮,點綴了年楚河流域,是招引四方賢人的圣跡。大師的感慨透著對江卡孜這座城堡的喜愛,他的祝詞預示了江卡孜城堡的吉祥之兆。從此江卡孜簡稱為江孜,并慢慢演變成了地名,原先屬于這塊土地的娘堆、斯頂等地名,慢慢成了遠年陳詞。

  說到江孜,人們會不假思索地聯想到熱旦貢桑帕。古人在他的名字前恭敬地加上法王二字。在西藏歷史上,除了松贊干布和赤松德贊等外,鮮有人被戴上法王之冠冕。由此可見,熱旦貢桑帕是非同尋常的一個人。

  熱旦貢桑帕是貢嘎帕的兒子。帕竹政權取代薩迦政權,掌握了衛藏地方政權后,熱旦貢桑帕得到了施才的機會,他在帕竹政權謀到了一個侍從的職位。出色的能力贏得了帕竹政權大司徒強久堅贊的寵信,任命他管理江孜。隨后,他又得到明朝封號,任江孜千戶官。他管轄的范圍南到崗巴、亞東,東到乃東地方,權力保障,使他的才華得到了極限施展。

  熱旦貢桑帕時期,藏地已進入藏傳佛教后宏期四百多年。各地寺宇多如繁星,宗派林立,也是各教派大師們各顯神通、明爭暗斗的最激烈時期。這時,宗喀巴大師創啟的格魯派,以嚴格的教規在全藏聞名,宗喀巴倡導的觀點也吸引著各地同道者,特別是他的得意弟子克珠杰,在崗巴拉以西弘揚宗喀巴的格魯派風生水起。

  熱旦貢桑帕很想在自己的領地里傳揚此佛法,讓這個戒律嚴格的教派興盛,與當地已有的教派在同一座寺里和睦相處。

  從當時的境況看,這個想法十分大膽,在很多人看來,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熱旦貢桑帕是個意志堅定的人,他的想法一定要付諸于行動。在父親貢嘎帕的周年祭時,熱旦貢桑帕成全了自己的想法,迎請宗喀巴的弟子克珠杰做佛事。

  江熱地方當時是江孜的重鎮。當代人熟悉這個地方,是因為此地有一個著名的帕拉莊園。而熱旦貢桑帕時期,這里只有一座赤熱巴堅時代興建的寧瑪派寺廟。熱旦貢桑帕念舊創新,把盛辦先父的年祭地點選在這里,他派人遠赴昂仁曲德寺恭請克珠杰。

  克珠杰不負他望,遠道而來,讓熱旦貢桑帕喜出望外。他召集四百多位僧人隆重舉辦了父親的年祭。初見如同故交,克珠杰的信任,讓熱旦貢桑帕產生了想在河對岸的山腳下新建一座寺宇,讓各教派在這里和睦共存的想法??酥榻艽笫π廊淮鷯Φ斃濾碌目安?。你情我愿,天時地利,這個計劃很快落地實施了。

  1418年,江孜平原一時云集了藏地各方的石匠、木匠、鐵匠、金銀銅匠、畫師、書家等。熱旦貢桑帕開始大興土木。修建的第一個建筑不是殿堂,而是年楚河上的橋。從老鎮江熱寺遷到河對岸新址,必須有一座跨越年楚河的橋。為示慈悲,新建的橋呈佛塔形狀,有六眼通道,通道墻壁上繪有佛像和時輪圖,成了年楚河上的一道風景。

  不同的教派在新建的寺院中和睦相處,是熱旦貢桑帕的愿望。他從眾多的教派中,為新寺選擇了布敦、薩迦、格魯這三個教派。

  至于他為什么選擇這三個派別?我請教了很多專家和僧人,都不得要領。依我推斷,選擇布敦,是因為熱旦貢桑帕的外婆來自夏魯地方,與布敦有很深的感情;選擇薩迦,是祖宗和他本人都是薩迦的信徒;選擇格魯派,是當時格魯派以戒律嚴明著稱,追隨者眾多。再者,當時請的堪布是克珠杰,克珠杰是格魯派開宗大師宗喀巴的上首弟子之一。

  熱旦貢桑帕在修建經堂大殿的同時,兼顧各教派需要,鑄造了以釋迦佛為主的不同教派的主尊佛像,前后制作了三個巨幅唐卡,他還對建筑的細節十分上心,寺宇圍墻的石雕像和角樓,均稱得上是上乘藝術品。幾年之后,這座新寺又經歷擴建。除新建寺院辯經場,還在僻靜的山上,新修了供僧人隱修的甘丹日卓。至此,這座寺院具備了所有佛教寺院應有的設施,尤其令人神往的十萬佛塔,是別的寺院所沒有的,在整個藏區都罕見。它由九層塔和50多個時輪壇城組成,這座塔讓新建的寺獨領風騷,少有寺院能夠企及。新寺初具規模后,熱旦貢桑帕為寺取名——白郭曲德。

  寺院修建后,也贏得不少贊美,熱旦貢桑帕沒有迷失在贊美聲中,他知道,內在的修行要比漂亮的寺院更為重要。

  一年冬天,他邀請布東喬來南杰(也稱博東?喬列南杰)來寺講法,為僧眾講授《佛規行》,規范僧人的言行。

  布東大師在白郭曲德寺一講就是六個月。這期間,他有機會認真領略感受這座新寺,深深被這座寺院的美所打動,更為熱旦貢桑帕的功德感動。歷史上,除了布東大師高度評價熱旦貢桑帕外,五世達賴喇嘛也對熱旦貢桑帕評價甚高。他說,在百業佛行善業上,尤其在建筑上,無人能企及熱旦貢桑。

  熱旦貢桑帕的功績不限于寺宇建設。他當政時期,在文化領域也頗有建樹。他以藏文行書體的丹瑪孜巴為標準,規范了行書體的寫法,在西藏歷史上產生了一定影響。熱旦貢桑帕父親的年祭系列活動,也演變成了著名的江孜達馬節(賽馬節),一直延續到今天。

  

  觀白居寺和十萬佛塔,藏傳佛教各教派的活佛高僧在壁畫上一一再現,栩栩如生。熱旦貢桑帕不分親疏,對各教派一視同等,由此可見一斑??賜甌諢?,我產生了一個奇怪的問題,就是在壁畫中找不到克珠杰的畫像。后來獲知,不僅寺和塔的壁畫上沒有他的蹤影,連記載建寺者功績簿里,也看不到他的名字。這讓我十分不解。

  可以說,克珠杰是白居寺的奠基人之一,后來又追認為一世班禪,在興修白居寺期間,與熱旦貢桑帕親密合作過,還任過白居寺的第一任堪布呢。按理說,他跟熱旦貢桑帕的感情非常深厚,為什么寺里獨獨缺對他的記載呢?

  原來,克珠杰與熱旦貢桑帕之間后來出現過隔閡,這個不愉快可能是白居寺沒有克珠杰相關記載的主要原因。

  究竟施主二人因何產生矛盾呢?誰也說不清,西藏的史書往往繁事化簡,他們之間的關系留給后人猜想。我猜想,有一件事讓他們之間產生了芥蒂。在白居寺十萬佛塔還未完工的那年,熱旦貢桑帕請來榮頓釋迦?堅贊,與克珠杰辯論。邀請發出后,熱旦貢桑帕懷著忐忑的心情來到克珠杰面前,沒想到克珠杰立刻答應了。

  榮頓是薩迦派的著名高僧,是那蘭扎寺的奠基者。他的勤學更是傳之千里,直到八十三歲,仍在不間斷地聞思。

  辯論一事確定后,熱旦貢桑帕做足準備工作,邀請了許多藏地活佛高僧來當作證人。

  在約定好的日子,白居寺的大經堂里坐滿高僧大德??酥榻芎腿俁俚淖姘讜謚屑?,他們座位的上方擺放著全套的《甘珠爾》《丹珠爾》。藏地各寺的僧人慕名而來,白居寺內一時人頭攢動。

  克珠杰戴著黃色雞冠帽按時走進經堂,從容地坐在自已的座位上,等待榮頓的到來。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了,榮頓卻沒有出現,高僧和看熱鬧的人都在竊竊私語。

  克珠杰耐著性子等了一會兒,還是沒見人影,他只好叫侍從去找熱旦貢桑帕。侍從在寺內轉了一圈,也沒有找到熱旦貢桑帕??酥榻薌春懿桓咝?,讓侍從拿筆墨和紙。他把大塊藏紙疊成條狀,夾在指逢間,竹筆沾著墨飛快地寫了一首詩,抒發了他的憤慨。寫完站起來走到糌粑盒旁,抓了一把放進嘴里,然后走出經堂大門,把詩文用糌粑糊貼到經堂門板上。

  這件事后,克珠杰背著行李和經書離開白居寺,到幽靜的日吾當金寺隱修,著書,講經布道。在這里,他的弘法事業順捷,遠近崇尚者日益聚增。熱旦貢桑帕后悔自已的行為,想盡辦法請克珠杰重回白居寺,但遭到了克珠杰的拒絕,并用一首詩回應道:

  獠牙無損手掌勁實足,

  威武雄獅雪中任游者。

  欲拴門前臟水維持命,

  豈不成為賢者笑柄耶。

  也許是這個隔閡,才使得后人無法從典籍或壁畫中,看到克珠杰與白居寺的關系。

  克珠杰在日吾當金寺時,宗喀巴大師的繼承者、第二任甘丹寺赤巴賈曹杰來到乃寧寺??酥榻芪叛逗笄叭グ菁?,兩人言投意合,賈曹杰鼓動他去拉薩。后又在賈曹杰的信任托付下,克珠杰代他擔任了第三任甘丹赤巴,成為格魯派鼻祖之一。后人把他和宗喀巴、賈曹杰尊稱為格魯派父子三尊。

  

  克珠杰走后,白居寺在后山上圍起了蜿蜒連綿的紅墻,紅墻里有酷爾巴等四個薩迦派扎倉,仁頂等四個普頓派扎倉,羅布甘丹等八個格魯派扎倉。莊嚴殊勝,史稱白居寺十六扎倉。

  這些扎倉平常各司教派法事,大部分以時輪儀式為主。夏冬兩季有兩次聯合大法事,集中在大經堂舉辦。領經師固定由格魯派的經師擔任,儀式程序和念誦的經文也以格魯派為主。對此,各派沒有爭吵,也沒有異議,一直延續到現在。

  從白居寺扎倉的數量來看,格魯派也是遠遠多于其他教派,這可能跟熱旦貢桑帕偏向于格魯派有關。又一個令人不解的是,熱旦貢桑帕和布東大師是非同一般的施主關系,每次關鍵事情都邀請布東大師。但白居寺卻沒有布東派(也稱博東派)。

  在藏地寺廟最少、信徒最少、歷史上鮮有政治勢力青睞與扶持的夏魯派,在這里卻有四個扎倉,而且一直保留到了現在。所以說,白居寺里有很多不解之謎等待人們解開。從始建到現在,三個教派在此誦出和諧的頌經聲,說明白居寺能包容不同主張,這一點難能可貴。

  既然它能包容不同主張,那么這里又何以沒有雙鹿向法輪這個藏傳佛教寺院標志呢?我請教了很多白居寺僧人,都沒有結果。我以為他們不知其因,后來才知他們是不愿回答,這個態度讓我更加好奇,多方請教,終于覓得一則傳說,可以算作答案。

  閱讀全文請點擊://www.ctibet.org.cn/magazine/2019/09/index_79.htm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責編: 陳濛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淺說擦擦模具

    擦擦作為新晉收藏品以來,國內對擦擦的研究已經有不少成果,但是對于擦擦模具的研究相對較少,系統研究的人可能更少。[詳細]
  • 色拉烏孜踏古

    我對距離拉薩北郊3公里處的色拉烏孜山麓好奇已久,那里自古就是藏傳佛教高僧講經說法之地。[詳細]
  • 滇西北秘境巴拉格宗,初見便是永恒

    英國作家詹姆斯?希爾頓的《消失的地平線》,讓世人皆知“香格里拉”。在希爾頓的筆下,香格里拉不僅有雪峰峽谷、雄偉的廟宇。[詳細]
  • 草原的兒子回饋草原

    1956年,我出生于川西北草原偏遠牧區一個貧苦牧民的家庭。那個時代整個青藏高原的牧民都居住在簡陋的帳篷里避風遮雨,一年四季經常舉家搬遷,過著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 [詳細]
  • 做最美西藏新青年

    我叫索朗丹增,寓意永久的幸福。如父母所愿,我在家庭暖暖愛意的籠罩下一天天長大。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