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快3今天走势图3
中國西藏網 > 文史

張云:30年春風化雨 《中國西藏》以真實消除隔閡與誤解

李元梅 發布時間:2019-11-26 08:58: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編者按:三十載筆墨著文章,二十年網絡話西藏。在《中國西藏》雜志創刊30周年、中國西藏網創辦20周年之際,向陪伴中國西藏雜志社成長的你、我、他,致以最深厚的感謝。

  上個世紀90年代,我便開始在《中國西藏》雜志發表文章。1993年博士畢業后,我進入了中國藏學研究中心工作,不久,《中國西藏》雜志向我約稿。對我來說,這是非常值得懷念和感激的事情。

  《中國西藏》雜志的讀者群非常廣,既有中國讀者,又有100多個國家的外國讀者。學術刊物的受眾幾乎只有專家學者,而愛看《中國西藏》雜志的不光有干部、學者,還有普通大眾,我認為做到這一點非常不容易。

  要滿足這么多受眾的需求,給中國西藏雜志社的工作帶來挑戰,但如果辦好了,影響力是無窮的。它的影響面不僅有領導干部,還有廣大群眾;不僅有西藏和四省藏區群眾,還有中國其他地區讀者;不僅有國內讀者,還有國外讀者;不僅讓不了解西藏的人從這里了解了西藏,還讓知道西藏的人更多地認知發展中的西藏。


圖為張云與丹麥智庫學者交流

  30年初心如磐 潤物無聲更入心

  我曾經多次擔任中國藏學家代表團團長率團到國外訪問,去國外知名大學或研究機構訪問和交流,偶爾也會在國外圖書館或者學校里看到《中國西藏》雜志。我了解到,《中國西藏》雜志這個多語種刊物,對于在國外介紹西藏的真實情況能夠發揮很好的作用。首先,《中國西藏》雜志面向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發行,受眾面非常廣。其次,從國外的角度講,渴望了解中國西藏真實情況的讀者群體十分龐大。因此,有了《中國西藏》雜志這樣一本不斷提升層次、滿足國外讀者群體需要的刊物,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從刊物本身來講,我感到《中國西藏》雜志的質量越辦越好。剛開始,讀者可能會覺得雜志內容有些僵化,單一和吸引力不足等問題。現在,我認為雜志真正做到了政策性、知識性、可讀性、時效性的統一,許多社會各界強烈關心的事件與問題,常常能在這本雜志上看到及時而有效的回應,新的學術熱點也有呈現,這是一本深入實際、貼近現實的期刊。

  盡管在國際語境下,一些人對西藏存在著偏見和誤解,我想,《中國西藏》雜志可以為化解誤解、消除隔閡起到促進作用。當然,不少人也會因主觀上覺得這是政治宣傳而排斥《中國西藏》雜志,但我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愿意不帶偏見地沉下心來閱讀雜志里的文章,愿意去了解一個真實的西藏。


圖為張云考察岡底斯山脈


圖為張云在西藏自治區昌都市調研時留影

  26年筆耕不輟 史海鉤沉遇知音

  我雖然沒有像霍巍教授、喜饒尼瑪教授那樣,在《中國西藏》雜志開設專欄,或者發表大量精彩見解,但是我在非學術性專業刊物中發表的既有學術性、又有知識趣味性的文章,以《中國西藏》雜志為最多。

  我曾經應約在《中國西藏》雜志發表過一篇關于元代西藏“止貢之變”的文章,談了我在利用藏文資料及相關資料后的心得體會,有一定創新性的觀點。后來,我又在《中國西藏》雜志1998年第3期上發表了《兩唐書吐蕃傳及其史料價值》,中央民族大學一位教授輾轉找到了我的聯系方式,表達了對我這篇文章的肯定與贊賞,她說:“以往,很少有人能這么用心地閱讀兩唐書《吐蕃傳》,并將兩本書各自的特點、相互的異同寫得這么深入、細致?!?/p>

  我和這位教授到現在都沒見過面,但是當時我們在電話里交談了近一個小時。她的贊揚,既讓我有些惶恐,又讓我非常感激。我深知自己的文章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但是雜志能給我提供展示的平臺、讀者能給我真誠的反饋,我感到很欣慰,這是激勵我繼續寫下去的動力。

  我的文章《茶馬古道長 藏漢情義深——西藏和內地之間茶馬古道探幽》(發表于《中國西藏》雜志2005年第4期)發表后,引起了中國西南民族研究學會原會長李紹明先生的關注,他是一位人品和學問都非常好的學者,也是“藏彝走廊”研究領域的資深專家,他對我這篇文章評價極高。

  當時,我與許多學者參與了“藏彝走廊學術研討會”,期間,李紹明先生特意告訴我:“我在《中國西藏》雜志上看到了你寫的《茶馬古道長 藏漢情義深——西藏和內地之間茶馬古道探幽》,仔細研讀后,我認為這篇文章是關于茶馬古道的文章里寫得最好的?!蔽抑勒餼浠笆槍?,文章不足之處肯定很多,李老師有更多鼓勵的成分在其中。那段時間,“茶馬古道熱”盛行,電視、雜志、書籍、網絡上都有很多報道,部分觀點對茶馬古道的理解存在狹隘與偏差,我寫那篇文章也是為了發表個人的見解,沒想到李紹明先生讀懂我的用意并給予肯定,讓我喜出望外。

  回首過往,所有的驚喜與收獲,讓我倍加珍惜《中國西藏》雜志這個平臺。


圖為張云在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市調研

  20余年忠實讀者 響必應之與同聲

  《中國西藏》雜志并不是一本學術刊物,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感到它的社會作用、學術價值并不一定比純學術刊物影響低。從個人角度來講,我也愿意把一些新的思考、新的發現、新的探索在《中國西藏》雜志發表,分享給廣大讀者。

  一則《中國西藏》雜志的品質有目共睹,站位高。二則《中國西藏》雜志是一本面向全世界發行的刊物,是一個可以有效傳播的好平臺。因此,我一直都很珍惜重視與《中國西藏》雜志的緣分,不管是約稿還是投稿,每一篇文章都認真對待。我發表的文章不多,水平未必都高。但是每一篇都從不馬虎,我始終記得寫出來的每一個字要對得起《中國西藏》雜志的讀者,也要對得起自己。

  20多年來,每當《中國西藏》雜志出了新的一期,雜志社都會給我寄一本。等我退休之后,繼續關注西藏發展進步和學術動態,我也愿意自費訂閱這本雜志,里面有那么多豐富的知識、新鮮的內容,是我喜歡看的。我的電腦瀏覽器收藏夾里收藏的網頁地址并不多,但里面就有中國西藏網和《中國西藏》雜志電子版網頁,經常瀏覽這兩個網頁已經成為了我的習慣。

  今年4月,中國西藏雜志社聘請我和幾位專家擔任咨詢專家,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榮譽和責任。雖然我暫時沒有答應雜志社負責同志的約請,但是將來時間寬裕的時候,我希望能為雜志社開辟專欄,把西藏歷史上饒有趣味、引人思考、發人深省的東西分享給大家,這是我的一個愿望。(中國西藏網 講述者/張云 記者/李元梅 圖片由張云提供)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