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快3今天走势图3
中國西藏網 > 援藏

大美河北|援藏小伙劉杰:險山激流交通人總是沖在前面

張會武 發布時間:2019-08-07 10:00:00來源: 燕趙都市報

  “依舊會想起在西藏阿里地區札達縣的點點滴滴”,7月28日上午,距離返回家鄉的日期剛剛一周的時間,劉杰在邢臺的小家內時不時會打開手機,翻翻曾經同事的工作動態,看看大家的最新消息。三年援藏工作,讓這位37歲的小伙子,改變的不只是膚色和體重,還有潛藏于內心的那份感動,感動于藏族人民的淳樸,感動于祖國的偉大。

  西藏三年深度游

  7月21日晚,劉杰結束三年援藏工作,返回邢臺家中。

  距今一周的時間,劉杰說自己的頭仍會感到絲絲疼痛,“人的機體剛剛適應高原地區低氧環境,重新進入氧氣含量相對高的地區,就會再次發生不適應?!繃踅芩?,這叫醉氧。

  醉氧或許是短暫的,但缺氧引起的高反卻是劉杰每次返回藏區需要克服的難題。

  2016年7月8日,作為河北省第八批援藏干部,劉杰被選中?!拔業哪諦腦幸桓鑫韃厙榻?,想看看那里的大美景色;另外,我也知道那里的條件艱苦,想過去做點事情?!?/p>

  美麗的景色很快被空曠荒蕪的現實所碾壓,“我們曾打趣說,這才叫深度游?!?/p>

  劉杰援藏的地方叫作阿里地區札達縣,札達縣因土林地貌名揚海內外。

  “外地人來西藏有三個不知道——不知道吃沒吃飽,不知道睡沒睡著,不知道生沒生病?!繃踅芩?,三個不知道自己全部經歷了。剛到札達縣,動作稍微快一點就會氣喘。夜里經常因為缺氧而被憋醒。睡眠,是劉杰到札達縣后面臨的最大難題。由于高原反應,他每天的睡眠時間不足三個小時。

  除了高反,還有那強烈的紫外線。2017年11月,本屬冬季,劉杰連續下鄉一周。之后,臉部的不適逐漸顯現。先是左眼上部,感覺皮膚緊皺,而后是左臉的上半部,之后蔓延到整個左臉,“皮膚很硬,皺得厲害?!繃踅艿P氖遣×?,而后趕緊尋醫問診,被告知這是紫外線照射導致,在紅霉素的幫助下,最終掉了一層皮。后來的日子里,劉杰每逢外出,都要戴上帽子,涂一層防曬霜。

  在劉杰看來,當地最大的不便還是停電,“電力供應很緊張”,特別是冬天,河水封凍,靠水力發電的設備無法運轉,所以供應就會吃力。

  景色很美,但現實很硬。劉杰的工作開始了。

  馬走得多了也就有了路

  援藏前,劉杰是邢臺市路橋建設總公司的一名普通職工。而在札達縣交通運輸局,他主要負責技術管理和技術援建工作。

  在札達,“最怕的”是下鄉,途中到處都是險山激流,道路崎嶇難行。由于路險,邊境鄉鎮薩讓鄉、底雅鄉、楚魯松杰鄉等幾乎所有去過的人都不愿再次涉足,而交通人正是那里的???。

  劉杰已經記不起有多少次下鄉,2016年西藏自治區的農村公路普查,他跑遍了札達縣六鄉一鎮,對札達縣境內的1800多公里的農村公路進行了線路和結構的細致調查、數據采集。

  2016年,札達的雨水來得特別兇猛,給包括卡孜在內的很多地方都帶來了較大的洪災,卡孜寺所處的山谷地勢險要,雨水下泄威脅到寺廟駐寺人員的安全,對房屋造成直接的沖刷,嚴重影響了仁波切(活佛)的駐寺修行。

  為早日解決寺廟存在的問題,劉杰現場指揮裝載機施工,僅半天時間,先后為駐寺房屋修建排水溝兩條,解決了大雨來臨時房屋浸泡問題。而后經過與駐寺仁波切等人共同商議,建議在寺廟的北側排水溝修建波紋管涵一座,南側修建一座跨度2米的混凝土蓋板涵,經縣交通運輸局上報縣委縣政府和地區交通運輸局,徹底解決了古寺的排水問題。

  在高原,隨著高度的攀升,缺氧考驗著你的身體和意志,每一次呼吸都會提醒你生命的重要。在這里生活、工作,需要的不只是生存能力,還需要強大的信念和意志力來支撐。

  札達縣日孜角組至拉巴組牧場路線考察給了劉杰“重新認識札達的機會”,人生第一次騎馬,就騎行于高原懸崖絕壁之上。他只記得海拔從3800米飆升到4600多米,反復地上上下下,爬過一座山,又是一座山,游走于山巔之上的懸崖峭壁,“一次次與死神擦肩而過的感覺”在時時刻刻考驗著他的神經。最后屁股磨爛了,身體也晃散架了,整整一天十多個小時的馬背生活,讓他深深體會到藏區人民對出行的渴求,為了農牧民能更方便的出行,再辛苦都是值得的。

  劉杰說,縱向比較,那里的交通狀況已經有了極大改善,但還有許多地方仍然沒有通柏油路,百姓出行,還要騎馬。沿著固有的痕跡在山谷間穿梭,濃濃密密的土林就那樣伴隨著你?!奧磣叩枚嗔?,也就有了路?!?/p>

  夢回札達

  三年援藏歸來,在妻子馮冠杰看來,劉杰黑了、瘦了,鬢角的白發也多了。

  劉杰說,這些都是收獲。當然,收獲的還有閱歷和經歷?!拔頤且Щ岷獻?,要學會求大同存小異,要學會在祖國支持的大背景下,做一些個人的犧牲?!?/p>

  劉杰已經把札達縣當成自己的第二個家。分別時,縣長扎西次仁專程趕來為援藏隊送行,當縣長為其獻上潔白哈達的那一刻,淚水在劉杰的眼睛里直打轉。憶及當時畫面,劉杰的眼睛里依舊有液體在醞釀。那一刻或許心里最難受,知道要離開了,有回家的興奮,更多的是那種離開的不舍。

  有些鏡頭或許再也無法從劉杰的腦海中刪除,那馳騁在公路上的突然爆胎和翻車,那進到藏族人民家所感受到的一家親的那種淳樸,那些本地居民從未鎖門留在門鎖上的鑰匙,還有那藍天白云,糌粑酥油茶……

  回望三年,劉杰叮囑第九批的援藏同事,首先要?;ず米約旱納硤?,海拔高,要多做一些吸氧保健,運動要適量。

  每年年底,劉杰都會休假回到邢臺,三年時間兒子劉柏源從幼兒園也上到了二年級,每次聽說爸爸要回來,兒子都要掐著手指頭數日子。現在總算盼到爸爸回家了,兒子也有了更多的夢想。

  靜下來時,劉杰還會翻起手機的日志,看著那些鏡頭,回憶著過往三年的片段,“我還會關注著第二故鄉的發展,如果國家需要,我仍會選擇援藏?!?/p>

(責編: 陳濛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